人老了,病了,談何尊嚴!

 
曾經有個人跟安媽說在生病面前是人人平等的,我覺得這句話很好,不單單是我們一般老百姓,那怕是白龍王,是主教是總統都是一樣.
 

非常好的文章,堂堂的單國璽主教晚年都這樣了,何況我們只是無名的普通人,想開點吧. 人老了,病了,就沒法談尊嚴了 每個人都要有這樣子的心理準備與建設、也要設身處地的想想!
 
 人老了,病了,就沒法談尊嚴了,這篇文章讓我想到我95歲的老爸,在他90歲時,尿濕了,拉了,自己在洗手間磨蹭磨蹭,我們做女兒的在外面喊:爸!要幫忙嗎?他總是說:不用,不用!漸漸的,他不再說話, 現在他完全臥床,任人擺佈,傭人嘟囔:不要再給他吃啦,吃的多,拉的多,麻煩死了。。。 老爸,我可憐的老爸,就再也不開口說話了。
 
 單國璽病中感言病痛掏空自己治療虛榮心七月卅一日,樞主教單國璽寫下病中感言,以「掏空自己、返老還童、登峰聖山」為題,發表在天主教教友週報。他舉自己三次病中出糗的經驗,讓他原本與一絲不掛地懸在十字上垂死的耶穌,有一段距離的問題徹底解決了! 感覺莫大輕鬆感。單主教文中記載,第一次出醜是六月底,因肺部積水住進高雄市聖功醫院,醫生讓他吃一種強烈利尿劑,以便將肺部積水排出,他毫不知情,正在舉行聖祭時藥性發作。開始他強忍,讀經後褲子已尿溼一半,不得不去洗手間,地板上也撒滿尿水。 這是他晉鐸五十七年來,舉行彌撒時第一次發生這樣的糗事,「使我的尊嚴和顏面盡失,在修女和醫護人員面前,真感到無地自容。這是天主治療我虛榮心的開始」。
 
 第二次是由高雄轉到台北耕莘醫院後發生。「因為兩天沒有大便,吃一些瀉藥,半夜藥性發作,便叫醒熟睡的男看護攙扶去入廁。剛進入化粧室,還未到馬桶前,糞便不自禁地撒在地板上。」當時男看護不小心踏上一堆糞便,滿腹不高興,一邊用水沖洗,一邊抱怨。 「他將我弄髒的睡衣脫下,讓我赤裸裸地坐在馬桶上,用水沖洗我兩腿上的糞便,同時如同大人訓斥小孩子一樣,教訓我這個九旬老翁:『離馬桶兩三步,你都忍不住!給我添這麼多麻煩!」單國璽寫道:「這時我感覺自己好似剛滿週歲的小孩子,無言以對。他的每句話猶如利刃,將我九十年養成的自尊、維護的榮譽、頭銜、地位、權威、尊嚴等一層層地剝掉了。」但次日早晨,那位男看護還是畢恭畢敬地照顧他,好似不知夜間那件不愉快的事。 「感謝天主利用那位男看護不但治癒了我心靈的宿疾,使我煥然一新,恢復了兒童的純樸、天真、謙卑...,也治療了從小養成的羞怯,絕對不要人看到自己赤身一絲不掛。自從那夜被脫去睡衣沖洗糞便以來,這種羞怯已完全消失。」 
 
第三次是兩星期前,他剛住進耶穌會頤福園內。因為腳水腫,早飯後,在不知情下,醫護人員給他吃一種強烈排尿劑,但那一天上午他必須去耕莘醫院接受放射性治療。一個排尿器具都沒有準備。途中藥性發作,強忍了十分鐘,終於不能再忍下去,便尿溼了半條褲子和輪椅坐墊。到了醫院後要排隊入廁時,又有尿液排出,褲子更溼。就這樣上了腫瘤科放射台,醫護和技術人員看得很清楚...」。 「這時的我,連最後一點尊嚴也喪失了。
 
其實九旬病翁一生累積的榮譽、地位、敬愛...等,對於牧靈、福傳、拯救人靈、愈顯主榮,雖然有了不少助益,但有時,至少在下意識裡,讓他自滿,洋洋得意,有時甚至成了他追求的目標。」這些「愈顯主榮」的墊石,反而成了他親近「掏空自己」一絲不掛懸在十字架之耶穌的「絆腳石。」 【對待生病中的人,親屬都未必會顧及患者的感受,何況是只有僱傭關係的看護?
 我小弟曾說,病人是沒有尊嚴的,他也曾大病過一場,從手術台、加護病房,到回家靜養,躺在病床上的無力感,想必深刻,才會有這麼的一番話。 當一個人生活瑣事不能自理時,談尊嚴,真的是太沈重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安馬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